当前位置:首页 > 留声情结 >

抹不去的留声机情结

时间:2015-09-21 16: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今天,我在橱柜里又一次发现了它——一架曾经伴随着我在美妙的歌声和悠扬的音乐声中度过美好的少年时代生活的留声机。 自从母亲去世后,这架留声机在我这里保存已有三十年之久了,尽...

今天,我在橱柜里又一次发现了它——一架曾经伴随着我在美妙的歌声和悠扬的音乐声中度过美好的少年时代生活的留声机。

自从母亲去世后,这架留声机在我这里保存已有三十年之久了,尽管其间也曾无数次打开过来欣赏它,但这次看见它时发现有些地方竟出现了锈迹。是啊,它已经五十多岁了,和人一样——从青少年经过壮年走向老年了。一种从未曾有过的怀旧情结使我拿起手中的相机对准了它,希望把永远留在已经过去的日子里。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和所有那些为开发和建设大西北的建设者一样,父母带着我和姐姐弟弟一家五口由东北调到遥远的大西北工作。那时的铁路刚修通到兰州以西不远的地方,火车过兰州继续往西行驶,在祁连山脚下戈壁滩上的一个小镇停了下来,这里就是父亲调动后的新岗位所在地,它也是我儿时居住过的地方。

因为刚通车的缘故,小镇上生活设施很不完善,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要依靠火车从大些的城市运来(我们把这种专门为铁路职工定时提供生活用品的列车叫作供应车),当时甚至连生活用电都无法保证。父亲的同事是上海籍人,利用探家的机会从上海给我们捎来一台电子管收音机,只可惜因为没电的缘故也只好成了摆设了。那时,无论在外面还是在家里,生活就像大山深处的湖水一样沉寂平静,谁也听不到广播,更没有音乐,有的只是人们彼此嘈杂的说话声。好在空旷的戈壁滩和寸草不生的荒山秃岭给了少儿时代的我们以广阔天地,可以不着边际的厮耍打闹。也有时父亲怕我孤寂,会带着我爬上他驾驶的火车头,我便高兴的像过年一样,在驾驶室里这拧柠那搬搬的,十足的好奇心使我留连忘返。

无声的世界和枯燥的业余生活促使父母有了想买一台手摇式留声机的想法,于是在某一天我和母亲乘坐了几小时的火车(其实现在往返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但那时火车太慢啊)去外地一个略大的城市买下了这台留声机。因为它是用弹簧发条来驱动唱盘转动的(就是和老式的需要上弦的手表和座钟一样),不需要电源,所以是当时那个年代唯一可以欣赏歌曲音乐曲艺的播音电台了。

这台唱机是我童年时代的伴侣,也是我开始喜欢音乐的启蒙老师,更值得我引以自豪的就是在当时我们那个小镇的铁路住宅区内所有人家,这台唱机是唯一的。所以也就有了我们学校在开少先队会时,播放少先队歌少不了它;逢年过节邻居叔叔阿姨也聚到我家来助兴少不了它;小伙伴们更是常常在我面前大献殷勤,渴望来我家听唱片。可惜的是在文革时期,很多很好的唱片都毁于一旦,现在所剩不到三分之一,回想起来真的是很遗憾很痛心的事。

现在回想起来,我之所以那么喜欢听歌,主要还是小时候总爱跟着唱机反复的欣赏和模仿那些令人沉醉的歌曲,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个时代很多的儿歌老歌,尽管我不具备一个为大家引吭高歌的歌者的水准,但我会为我自己一直默默唱下去的,因为这是我对留声机的难忘情结。

赞一个

快成为第一个分享的人吧!

网友跟帖
用户名:

最新评论

广告3
广告1

Copyright ©2005-2025 留声世界.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5732号-1 版权所有